2015

2005年我參加了一個為期五天的營會,大會規定參加者每天早上7時至8時要在活動室一起做靈修,他們稱這段靈修時間為「親近天父」。我們要看四段經文,包括詩篇、舊約、新約、箴言;如果跟著這個進度,一年就會看完一次聖經。此外,大會還要求我們將那些給自己深刻印象的經文抄寫下來,之後就用這些經文來禱告和默想。這是我第一次接觸這樣要求高的靈修方式。營會最後的一天,導師們千叮萬囑我們日後要每天親近天父,更挑戰我們將睡眠時間的十分之一奉獻出來做靈修。這簡直是既嚇人又令人為難的要求。我從來沒有見過對靈修這樣執著,這樣有熱誠的基督徒,不過我看得出他們「諸多」要求的背後那份對主的愛慕。這份情懷是我所沒有,卻很羨慕。

回家後我反醒自己的靈修態度,開始為自己的靈修生活禱告;我決定將深夜靈修的習慣改在早上,最初的兩個星期,早上起床坐在書桌前,望著聖經不斷的打呵欠,我覺得自己好像個「道友」!要用很大的力氣才能趕走「睡魔」。捱過了兩星期,奇妙的事情終於發生,早上起床靈修我不再打瞌睡,讀經不再像從前般味如嚼蠟,眼前的經文變得跳脫有力,我不再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神的話語,我深深的感受到神要藉著聖經跟我分享祂的所是和所為(His being & His doing),讓我知道祂是何等的愛我,祂為我所做的是何等的偉大。神的話語不再只是用作參考,而是我要遵行和順服的。

轉眼已經十年,靈修已成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份,不論我在香港或外地,每天早上起床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親近天父,那個時段沒有人與事的騷擾,可以安靜地讀神的話語;我要將這個「第一」獻給主,因為祂是我生命中的VIP。靈修不再是重擔,乃是我跟耶穌相交密契的時刻,領受祂的祝福和訓誨。今天我仍然有抄寫聖經,這不是因為抄聖經有什麼「神奇」的力量,而是藉著抄寫讓自己狂野驕傲的心安定下來,也讓急速的生活節奏放緩一點,當然我也希望將神的話語抄進心裡,永遠不忘記。令人意想不到的,就是不少想不通的問題,要分享的信息,要處理的事情,都是從靈修中得著指引和感動。

帶著從靈修而來的祝福和鼓勵,展開一天的生活,我感到滿足和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