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澳尚德邨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

2015

兩週前,如常去九龍灣和弟兄姊妹查經;完了,如常開車回教會。車剛駛出左轉,車身壓住了隔壁那輛車的車頭。停車看了一下,那車聞風不動;我的車門倒有點凹陷了;趕時間,走吧!

隔天給修車師傅打電話,本來想報價修理,卻被師傅質問我,為何不主動通知車場職員,或寫個字條告訴車主?我說:當時肉眼判斷,對方的車根本沒有任何損壞;師傅祝我好運!要是車場有攝錄系統,車主又報了警,我就是砧板上的肉。但最刺激我的,是這位非基督徒師傅對我說:將心比己,你自己的車給撞了,對方不顧而去,你報警不?這是常識吧?

我的耳根紅了!百詞莫辯,心裏泛起了一個極大的控訴:我的誠信破產了!還在教會大言不慚地騙人嗎?我算甚麼教牧同工呢?

雖然我衷心地相信,那輛車根本沒受損,留下字條有點兒小題大做,還可能會被敲詐;畢竟,我就是肇事者,這就是誠信問題!

過了十幾天沒收到警察電話,碰到舊鄰居;他是個警察。跟他說完了一通,他說計算警察處理程序的躭延因素,如果兩個月後都沒消息,恭喜我!不然,一定是惡夢!

說罷去了跑步,沿著熟悉的路線;太久沒跑了,心裏老叮囑自己要放慢腳步。跑了三公里,速度有點快;右腳踢到路面凸出來的水泥板,失了重心,摔出了公路。眼鏡飛脫、五體投地、下巴撞到地上腫了;剛爬起來,車從跌倒的地方呼嘯而過:超速的客貨車、全速的雙層巴士、混凝土車;任何一輛,在我失重心,摔出去的時候經過,都必然九死一生!

我邊走,邊向主謝恩!但心裏著實發毛,看見那些風馳電掣的車,想像著自己的身體被車輪壓過,不死,比死更難受!不住地禱告,求主具體地告訴我:為何留我性命?一個非常清楚的意念:「做那差我來者的工。」(約9:4)

約翰福音21章記載,主在愛心早餐中,三次重新呼召彼得;今天,祂用死權告訴我:生命的權利在祂;祂呼召我,就是為了救我;衪是赦罪的主。

弟兄姊妹,也許大家各自都有心頭重擔,充滿著罪咎感,禱告吧!主有能力在我失足時保護我;衪同樣愛你,為你釘身在十字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