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澳尚德邨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

2018

復仇者聯盟3》反派Thanos被塑造成富有感情及苦衷的真性情人物。他那大義凜然的「人口論」是為了釋放食物資源的壓力, 故必要消滅人口一半來維持各星球資源的平衡,也讓餘下的一半人口生活過得安定。

 近日再有港人成功登上海拔8000多米的珠穆朗瑪峰,這裡是不少人葬身之地,現在山上仍有接近200具未處理的屍體。2006年英國登山者David Sharp,登峰後下山時因感到極度疲倦無法再前行而坐了下來,在極度虛弱但還未斷氣的情況下,有超過40個登山者在他面前經過而置他不理。他們的理由是在爭分奪秒的攻頂路程中不容任何事阻礙自己;另外亦有人以為他死了,也無謂浪費時間上前了解一番。

一名孕婦日前因自己被路上導盲磚絆倒,在網上大吐苦水「呢種的確方便了盲人,但卻扭傷我呢個孕婦」,並謂「乜香港周街喺盲人咩?定周街多孕婦」,指出孕婦的權益理應在盲人之上。

我們總認為價值取決可因不同的環境,及個人的需要而作出調整。「變幻原是永恆」可讓我們心安理得又冠冕堂皇地製造不同的理由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若基督徒的價值取向同樣是因時制宜的話,認為某些情況可跟從聖經的教導,某些則「咁做係唔work架」,那麼我們便成為價值取決的最終話事人,我們亦直接取代了上帝絕對者的位置。

大衛在有充足的理據及其他人的支持下,本有兩次輕而易舉的機會殺掉掃羅,唯他只說:「有人叫我殺你,我卻不肯,因為你是耶和華所膏立的王,我不會動手傷害你。」(撒上24:10)大衛一生犯錯纍纍,可他終究沒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並以上帝的話作為自己行為的絕對準則:「我將你的話藏在心裏,免得我得罪你。」「誰能知道自己的錯失呢?願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錯。求你攔阻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容這罪轄制我,我便完全,免犯大罪。」(詩119:11, 19:13)